撑着油纸伞走在古巷里多有江南的意境-台湾今日新闻网
点击关闭

涞水广电资讯网-撑着油纸伞走在古巷里多有江南的意境-台湾今日新闻网

  • 时间:

古天乐宣萱犯罪现场

次日清晨,睜開眼,窗戶上朦朦朧朧的,果然下雨了。好開心呀,我撐起油紙傘就去了平江路。

平江路兩側,開着一些小店舖,名字都出奇的有意味,叫人過目不忘。有一家叫「上下若」,三個字寫成甲骨文,意為天地人和,四方依順;有一家叫「桃花塢」,嫵媚中透着絲綿軟。然後,走着走着,我就猝不及防看到「丁香巷」三個字。

江南的小雨,細細密密,打在青石板上也濺不起什麼水花。窄窄的一條平江路,每隔幾米,地上就安有一個小音箱,來回播放着姑蘇評彈,軟軟酥酥的,彷彿剛剛喝下的一碗糖粥,貼心又潤肺。

實際上,平江路的丁香巷並非戴望舒筆下的雨巷,詩人本身或許沒有來過蘇州丁香巷,他寫的是別處的一條巷。然而,在這個微雨的清晨,撐着油紙傘的我意外邂逅丁香巷,由丁香巷三個字聯想起雨巷,這份欣喜還是令我激動了許久。

那天晚上,我就祈禱最好明天能下點小雨,撐着油紙傘走在古巷裏多有江南的意境。

我一下愣在原地。這是戴望舒筆下的雨巷嗎?眼前這條巷子,悠長悠長的,此刻就在雨水中寂寥地淋濕着。我撐着油紙傘站在巷口,雖然沒有丁香一樣的顏色和芬香,但在此一刻,我情不自禁將自己代入了詩中。

一直很喜歡《雨巷》這首詩,婉約清麗的詩風,瀰漫出淡淡的憂傷。春天時,我收看了《經典詠流傳》第二季,在第八期節目裏,看到趙照抱起了一把結他,深情唱起了《雨巷》:「撐着油紙傘,獨自/彷徨在悠長,悠長/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個丁香一樣地/結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樣的顏色/丁香一樣的芬芳/丁香一樣的憂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趙照的歌聲,哀而不傷,沒有炫技的高音,淺淺的吟唱,反而營造出一種朦朧之美,打動人心。

去平江路的時候,天空中正飄着微雨。

《雨巷》寫於一九二七年,那一年戴望舒才二十二歲。彼時,大革命失敗,作為一名有志青年,他迫切想要知道這個國家的前途到底在哪裏,心中充滿對未來的迷惘和惆悵。悠長的巷子,丁香一樣的姑娘,太息一般的眼光,代表了詩人一顆憂鬱敏感的心,蘊含着古典意味的生命感受。這首詩最吸引人之處在於它的音律美,重複迴環的字眼使得意境成倍增長。因為這首詩,戴望舒被人們稱為「雨巷詩人」。

經典之作,也許平時像靜水一樣深流,但在某個時刻,當你重新想起它,心湖就會劃開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圖:平江路雨時頗有《雨巷》之神韻/資料圖片

前一天晚上,我宿在肖家巷一家「明式書齋」主題的客棧裏。老房子的牆上掛着幾幅中國字畫,書桌上鋪着紅格宣紙、毛筆,書架上擺着茶具、焚香爐,我還注意到門旁掛着一把油紙傘。

今日关键词:韦博英语疑似失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