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很多人都认为:吸电子烟不是吸烟-化妆游戏大全-慈济全球资讯网
点击关闭

电子吸烟-可是很多人都认为:吸电子烟不是吸烟-慈济全球资讯网

  • 时间:

电子眼女警彭雅婧

電子煙對健康有害從普通捲煙轉向使用電子煙,在「煙民」張先生看來,這是「科技的進步」。「電子煙雖然和捲煙外觀挺像,但原理完全不一樣,它是通過霧化等手段,將尼古丁變成蒸汽后,供煙民吸,對身體無害,很多女明星在哺乳期還抽電子煙呢。」張先生說。

在轉向電子煙前,張先生着實做了一番功課,不過他看的更多的是電子煙的宣傳廣告。當被記者問及電子煙為什麼沒有危害時,張先生說不上來了。

此外,電子煙還會產生一些傳統捲煙煙氣中沒有的有毒物質,如乙二醛和甲醛,蒸氣或霧對眼睛、黏膜和上呼吸道有刺激作用。一些電子煙廠商為了增加吸引力,在煙液里加入添加劑、調味劑,這些物質在加熱后是否有害也值得商榷。

事實上,儘管電子煙中釋放出的不是煙霧而是看似無害的水蒸氣,但這種水蒸氣里也含有尼古丁成分,這種有害物質也會進入到人體內。同時,很多電子煙對尼古丁含量的標註也存在很大問題,往往實際含量都大於其標註含量,甚至存在偷換概念現象。

《張家口市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將於2020年1月1日起實施,其中也明確「本條例所稱吸煙,是指吸食或者攜帶點燃的捲煙、雪茄煙、煙絲、煙葉等煙草製品以及電子類煙製品」。

可喜的是,今後小閔再勸阻顧客使用電子煙的話,很有可能變的有法可依。河北省多地新近出台的控煙立法中,已經明確將電子煙作為煙草製品列為嚴控對象。

前不久召開的第二十屆全國控煙學術研討會公布,我國15歲及以上人群使用電子煙的人數約在1000萬,使用電子煙的人群主要以年輕人為主,15至24歲年齡組的使用率最高,獲得電子煙的途徑主要是通過互聯網,比例佔到了45.4%。由於網上下單的便捷渠道,電子煙已成為諸多青少年的「第一口煙」。

一般來說,電子煙主要由煙油煙液、加熱系統、電源和過濾嘴組成,通過加熱霧化產生具有特定氣味的氣溶膠供煙民使用。由於沒有燃燒煙絲的過程,電子煙商家常以「去焦油,對身體無害」「替代真煙」等營銷口號吸引消費者。但是,市場上銷售的電子煙中煙油煙液中同樣含有尼古丁、香精、溶劑丙二醇等。

「電子煙不是煙」,抱着這種心態,很多人從抽吸捲煙轉向使用電子煙。事實上,電子煙並非像其標榜的那樣無害,同樣含有尼古丁和其他有害物質。在捲煙監管較為完善的情況下,電子煙甚至已成為諸多青少年的「第一口煙」。

記者發現,禁令發佈后,雖然在一些主要電商平台上,電子煙已下架,但不少品牌的電子煙銷售、廣告改頭換面,依然以微商、二手交易、「暗號」購買等形式存在,一些電子煙廣告也在互聯網上傳播。記者在微博和某知名二手交易平台上,均看到兜售電子煙的信息。

逐漸列入煙草監管「先生,不好意思,這裏不準吸煙。」在河北省石家莊市某自助餐廳,當聽到服務員的勸阻后,一位男性顧客掐滅手裡的香煙,從包里掏出電子煙開始使用。服務員動動嘴唇還想說些什麼,這位顧客揚了揚電子煙搶白道:「這是電子煙,不是煙。」

原標題: 法制日報:像管理捲煙一樣管理電子煙

值得注意的是,電子煙對青少年的健康影響更大。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內容顯示,青少年接觸尼古丁可能對大腦發育造成長期不良後果,可能導致學習障礙和焦慮障礙等,還可能會增加罹患慢性阻塞性肺病、肺癌和心血管疾病以及吸煙相關疾病的風險。

禁令難禁網上銷售由於吸煙危害健康已成為社會共識,因此我國廣告法等法律法規對煙草广告作出嚴格限制,在大眾傳播媒介或者公共場所、公共交通工具、戶外等渠道和場所,都明令禁止發佈煙草广告。

《秦皇島市控制吸煙管理辦法》於2019年8月1日起實施,在這部目前國內較為嚴格的地方控煙立法中,禁止吸煙的場所國內最全,除公共場所外,在車站站台、浴場沙灘也全面禁止吸煙。其中對煙草製品的描述中,明確列入「電子尼古丁傳送系統和電子非尼古丁傳送系統」,即電子煙。

據了解,在河北,除已於2014年就出台《唐山市防止二手煙草煙霧危害管理辦法》的唐山市外,石家莊市也在積極推進控煙修法工作,邯鄲市也將於2020年加入無煙城市行列。

不少專家呼籲,在禁煙控煙方面,尤其是電子煙監管上,相關法規一定要對違法責任主體和處罰標準、處罰機制有更加細化的規定,同時還應出台電子煙國家標準,對原材料選擇、添加劑使用、工藝設計、質量控制等方面提出要求,以消除質量安全隱患,並將電子煙生產和銷售納入行政許可範圍,未經過評估符合標準及未獲得行政許可之前禁止銷售。

正是出於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國家煙草專賣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聯合發佈的《關於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明確各類市場主體不得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敦促電子煙生產、銷售企業或個人及時關閉電子煙互聯網銷售網站或客戶端;敦促電商平台及時關閉電子煙店鋪,並將電子煙產品及時下架;敦促電子煙生產、銷售企業或個人撤回通過互聯網發佈的電子煙廣告。

今年11月1日,國家煙草專賣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對外發佈通告要求,不得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不得通過互聯網銷售電子煙,不得通過互聯網發佈電子煙廣告。

服務員小閔向記者講述了她遇到的這個難題。「我們餐廳明確標註不準吸煙,可是很多人都認為吸電子煙不是吸煙。但是有人吸電子煙的時候,旁邊的顧客也能聞到煙味啊。」小閔說,他們在勸阻顧客時經常遇到這一難題,對此他們也無可奈何。

記者注意到,上述秦皇島、張家口兩市的控煙條例中,對於在禁煙區吸煙的個人以及負有責任的管理者、經營者,都規定了相關罰則。

實踐中,由於對電子煙的定性,具體是輔助戒煙產品、醫藥用品、電子產品、時尚玩品,還是和捲煙一樣的煙草製品尚存一些爭議,同時沒有出台統一規定,因此電子煙沒有像煙草一樣實行專賣,銷售管理非常混亂。對於電子煙廣告的監管,並未像監管普通煙草广告般嚴格,致使一些電子煙廣告仍在打着「擦邊球」,標榜時尚、自稱健康、易於購買。

《法制日報》記者調查發現,上述禁令發佈后,並未完全阻斷未成年人購買電子煙的渠道,而社會對於電子煙的認識誤區同樣沒有得到有效更正。相關專家認為,應該用管理捲煙的力度對電子煙市場進行管理,對電子煙生產企業、線上線下售賣渠道、吸食場所等強化全面監管,引導群眾正確認識電子煙、合理使用電子煙。

沒有抽煙習慣的林范辰對煙味極其敏感,當有人在旁邊使用電子煙時,她都會聞到一股「焦味」。「這種焦味雖然沒有普通香煙的煙霧那麼嗆得慌,但危害一點也不比香煙少。」林范辰告訴記者,她專門查閱過相關研究材料,一些電子煙釋放的氣溶膠中的某些金屬和甲醛的濃度等於或高於傳統捲煙中的濃度,其中還包括某些金屬顆粒,比如鎳、鉻、鉛,甚至比傳統捲煙產生的二手煙的含量還要高。

今日关键词:老人惨遭三车连撞